当前位置:首页 >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> 朱耀辉:理性拓市场 特色谋发展

朱耀辉:理性拓市场 特色谋发展

这几天,朱耀辉有点感冒,平时喜欢喝两杯酒的他,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。坐在异国他乡的宾馆里,朱耀辉对在日本考察清酒的所见所闻多了几分感触,对如何做自己的鸡公山酒多了几分感慨,并增添了几分信心。

晚上,坐在日本北海道一家宾馆里,《华夏酒报》特约记者与朱耀辉的采访也终于进入了正题。

朱耀辉

入驻香米贡,掌门鸡公山

朱耀辉,1964年出生于河南省息县,1990年4月从河南省轻工业学校毕业后,来到息县红麻造纸厂,他当过工艺员、销售员,干过车间主任、副总经理,由于工作的关系,朱耀辉经常接待外地的客户,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事情,他对当地的酒厂也颇为了解。

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受市场经济的影响和当地酒类产业发展的制约,到1998年1月,息县唯一的香米贡酒厂已经停产一年半了,原来的老厂长也不得不关门停业,几位县里的离休干部纷纷到息县经贸委反映情况,并动员已经任红麻造纸厂副总经理的朱耀辉收购香米贡酒厂。经不住老友们的苦劝和对白酒的热爱,朱耀辉倾尽所有,于1998年1月19日收购了已经破产的息县香米贡酒厂。

眼看就要春节了,可酒厂的账面上却没有一分钱。此时正是春节前夕的农村赶集时期,第二天,朱耀辉和酒厂的几名员工拉着厂里的老产品挨村挨户叫卖,朱耀辉告诉记者,那年,天气特别冷,他和厂里的员工穿着军大衣,坐在工具车上,一天跑了几个村的大集,每到一个地方,铺上塑料布,垫上床单,一边叫卖,一边主动让赶集的乡亲们免费品尝。一天下来,差不多卖出了五、六千元的酒。

到春节放假前终于给员工们发了工资,工人们回家过年了,朱耀辉和他的骨干成员却留在了厂里,拉沙修路,满手的血泡换来了从厂门口到大路的平坦。当年3月6日,为改变消费者对香米贡酒的定势思维,息县香米贡酒厂更名为千真酒,对消费者许了千钧承诺:永远只做真真正正的好酒。

过完年,朱耀辉又在营销上动起了脑筋,他召集一批对千真酒有兴趣的经销商来到厂里参观酿酒的全过程,并许诺:凡是参加千真酒经营的经销商交1000元,由厂里打下1000元欠条,保证半个月内给予1000元的酒和400元的奖励。当天,千真酒厂就收到了6万多元的购酒定金,缓解了酒厂的燃眉之急。

为保证产品质量,朱耀辉从河南省食品研究所请来了专家,专门指导白酒酿造;为提高千真酒的营销,朱耀辉在息县各乡镇成立了销售点,责权利分明确,任务明确,有奖有罚,提振了经销商的信心,当年实现销售收入300多万元,从此,千真酒厂迈上了规范化的经营轨道。

千真酒厂活了,产品不仅畅销息县当地,也在信阳市周边地区形成了旺销之势。正当朱耀辉风起云涌的时候,又一座大山摆在了他的面前。有人对他说,鸡公山酒厂将要倒闭,希望朱耀辉临危受命,接管鸡公山酒厂。

与共和国同龄的信阳鸡公山酒厂,其前身是信阳酒厂,成立于1949年,鸡公山白酒和信阳毛尖茶被当地人誉为信阳的两大名片,曾共同托起信阳人的骄傲。到了2000年前后,鸡公山酒厂入不敷出,濒临破产,曾经有两路人马收购鸡公山酒厂,都是无果而终,朱耀辉就不信这个邪,2001年4月,朱耀辉出资购买了鸡公山酒厂,并于当年9月更名为信阳市鸡公山酒业有限公司,开启了鸡公山酒业发展的崭新篇章。

(责任编辑:乌海市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